吉大一院

当前位置: 社会工作部 > 部门文化

这一刻,我忘记了——志愿者服务感受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6-10-20 00:00:00 编辑:社会工作部

    《恰同学少年》中,萧子升曾为来去茶馆写下了这样一幅对联“上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下联: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不知走进这间茶馆的人们,在把盏品茗中是否真的能忘记灯红酒绿中的浮躁。但是,当我穿上蓝马甲成为一名志愿者那的一刻,无须李白“会须一饮三百杯”的借酒销愁,亦无须陶渊明“羁鸟入旧林,池鱼归故渊”的出世隐逸,我忘记了尘世的车马之喧。

    这一刻,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这20年来烙印在我身上,使我与别人泾渭分明的符号,就如同哈利·波特来到国王十字车站惊喜的发现额头上不再有那道闪电形的伤疤。这一刻,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姓氏失去了意义,因为我们裹在蓝马甲中的躯壳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志愿者”。我们不在以个人的形式存在,而是以这个集体奉献的理念标记着自己。这个集体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这一刻,我忘却了自己的生活,因为我不再为自己而活。宁静的望着面前一双双诉说着不同生活感受的眼睛,我走入了别人的生活。把别人的喜悦作为自己的喜悦,为别人的悲伤而悲伤。我出离了自己的喜怒哀乐,游弋于大千世界千姿百态的生活之中。这感觉就如同罗素在《How to Grow Old》中写到的,人的生命就像条小河,最初是窄岸间的激流,逐渐变得安静、宽广,直至最后无声息的汇入自然的生命中。忘却了individual后,我们feel comfortable!

    当我脱下蓝马甲时,有些许失落,些许茫然,好像失去了一样自己很熟悉,却又记不起是什么的东西。而当我轻轻闭上双眸,细数“失忆“的时光时,觉得无比的闲适,因为我不为碌碌无为而悔恨,不为虚度年华而羞耻,至少在我穿着蓝马甲的日子里,世界因我而不同,we make the difference!


   (吉林大学 临床医学院 2010级临床医学5+3  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