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87岁老大夫网上问诊成“网红”(转自新文化报)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8-02-05 00:00:00 编辑:

——吕美德教授全年“挂”网几百小时一年在网上回复患者5000多次为患者答疑解惑受热捧。

另类“网红”

1月20日,健康报移动健康研究院和好大夫在线,联合发布“2017年度好大夫榜单”。在大内科排名中,吉大一院的吕美德教授24小时回复及时指数和回复满意度指数均达到100%,成为排名中唯一一位我省的肝胆病专家。同时被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肝病医学部健康中国肝胆病防治行动办公室评为2017优秀全国肝胆病咨询专家。

“网瘾”老人

吕美德教授已经87岁高龄,从医60余载,赶上“互联网+”时代,网络咨询成为他离不开的工作方式。从2013年开始,通过“玩手机”在网络上与病患沟通,成为吕美德每日的“必修课”。一年给患者回复5000多次,全年几百个小时都“挂”网上,他的网站累计访问量400多万次,平均每天访问4000多人次。

“患友”评价

段××:吕教授对所有患者一视同仁,给患者看病为患者考虑,为我省了不少钱。医术就不用说了,我对我的病看到了光明。

庞××:妙手回春、手到病除,看病为患者着想,看好病少花钱,为患者减少病痛,是我们值得崇拜的好医生。

郭××:医术好,医德高!对人耐心,对病人的病情掌握的比较全面,是我最喜欢的大夫之一!

孙××:细心热情,医德高尚,医术高超,能想病人之所想,急病人之所急!

陈××:对患者有耐心,不花冤枉钱,丙肝痊愈,非常想给大夫点个赞,感谢大夫把我的丙肝治好!

医院为他开辟“网上工作室”

1月31日上午10点,吉大一院肝胆胰内科,吕美德教授刚刚查完房,一身白大褂的他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从上衣兜迅速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靠近门口的一张深棕色方形办公桌上,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块写着“吕美德大夫网上工作室”的蓝色标牌,在成堆的医学书籍中很是显眼。

刚落坐不一会儿,吕美德来不及打开电脑,他连忙翻出手机,反复刷着网页,仔细阅读每一条留言信息,“这是我的老患者了,刚才查房没来得及回复,我现在马上给他回,别让人家着急了。”

“以前是早中晚三遍,都是固定时间回复。但后来患者越来越多,有的患者早上问你,中午回答就晚了……”吕美德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手机屏幕。

碎片化时间全都利用上

87岁高龄的老人是如何做到的?他说,自己将碎片化时间有效利用。查房间歇、出诊空挡、开会空隙、午休时间……即使晚上11点还有患者问问题,他也会在临睡前给病人答复。“病人问你问题时很焦急的,网上及时、直接、快速、甚至有时恰巧对方也在网上还能多聊上几句。”他说,最长时候连续打字半小时,为了给患者说明白,平均一个问题回复时至少打字5分钟,“以前没有网络,很多外地患者看病不方便,我需要写信连同化验单一起给患者寄回去。”

只要有闲暇就会“挂”网

出诊间歇,吕美德抓起手机开始打字,抢时间给患者多回复几句。肝胆胰内科副主任医师齐月回忆,有一次,吕教授出诊,在诊室内不慎丢失手机,“吕教授第一反应是手机里还有那么多病人的信息没回,自己开始着急上火。”齐月说,吕教授经常“给自己加班”,即便不是自己出诊时间,他也会提前和患者在医院约好,坚持把每一个患者看完。

一周两个疑难病例会诊、两个肿瘤全院会诊、出诊、查房、参与会议……87岁的吕美德把自己时间安排得满满的,闲暇时就“挂”在网上,出门随身自备U盘,挤时间学习。“这些都是我的宝贝,里面的资料不能丢的。”吕美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方形小铁盒,里面摆满各式各样的U盘。卡片状、长条形、胶质的、吕美德把20多个U盘从铁盒里拿出摆满桌面,如数家珍。

网络咨询是传统门诊重要补充

吕美德说,他和患者都是互联网的受益者,网络缩短了他与患者的距离,开展网络咨询,也解决了部分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但对于开“网络诊所”,这位老人家并不赞同,“网上咨询很方便,但是不能查体,还是要和患者面对面交流。”吕美德说,网络咨询是传统门诊的重要补充,但不能完全替代。如果完全依赖网上诊断,对患者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会把网络咨询坚持下去,把患者分类、病种分类、提升诊断效率。”

从医60余载,吕美德当过原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学院院长,也做过原白求恩医科大学副校长、省肝病研究所所长,但他最喜欢的角色还是当一名大夫,“实实在在为病人做具体服务,心里很高兴,也很踏实,病人的鼓励和表扬都是一种对自己的鞭策。”

想尽办法给患者提供方便

吉大一院肝胆胰内科经常人满为患,这里的患者从全国各地涌来,为了排上吕美德的号,有的患者凌晨两三点就赶到候诊区。每个星期一早7点,吕美德都会准时在诊室内等待患者,为了能多看一些患者,吕美德提前一小时开诊,一坚持就是几十年。

“很多外地患者都不是很宽裕,如果当天赶不回去,路费、住宿费、饭费这些都是花销。”吕美德总是想方设法给予患者方便,让患者少花钱,看好病。张先生(化名)家住松原,由于在网上没有预约上吕美德的专家号,他提前一天赶到长春,凌晨两点开始排号,得知自己排上1号后,张先生感觉像中了彩票。“在网上知道的吕教授,排上1号太不容易了,早看完后能早回家。”张先生说。

一位小伙儿在母亲的陪同下就诊,小伙子梳着平头,黑色外衣的高领几乎遮住口鼻,总是低着头,默不作声。“还是对这个病认识不足,该上班上班、该学习学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小伙子的母亲站在吕美德身旁,反复咨询儿子病情,眉头紧蹙。吕美德说,他经常会碰到一些过分担心病情的患者,其实得了肝病积极配合早治疗,不需要有太大的心里压力,“很多患者是心理负担,我看病时要顾及患者情绪,帮他们疏通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