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服热:0431-88782291

务线:0431-88783456

Email举报:jdyyjjjcb@126.com

电话举报:0431-88782312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从武汉到吉林的“南征北战”:是什么让他们勇往直前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20-05-28 00:00:00 编辑:

导语

吉大一院214名医护工作者,逆行而上,执着坚守,第一时间主动请缨驰援武汉一线,并且在圆满完成任务后全部平安凯旋,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他们中,又有16人,逆行再出发,支援吉林市疫情防控工作。(后附名单)

去武汉害怕吗?

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

忙了一年,终于能歇歇。吉大一院ICU科护理平台的徐艺纯和爱人带着3岁的宝宝,欢欢喜喜去婆婆家拜年。

刚到门口,电话响了。

吉林省组建支援武汉的医疗队,正在统计志愿参加的队员信息,并随时准备出发。

一位母亲,一个妻子,一个儿媳,但更是一名医护工作者。

在重症监护室10年,护理过各种危重患者,在她心中,什么事儿也没有救人重要。

“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我的所长。”

徐艺纯报名了。

出发前的那个晚上,徐艺纯舍不得把眼睛离开熟睡的女儿。

泪水,也总是不听话地在眼圈里转。

吉大一院这个“家”有着一贯的家风:孩子远行,穷家富路。

徐艺纯眼看着院领导、科领导忙活着给医疗队筹备各种药品和生活用品。她听说,吉大一院把欧亚超市都给“搬空了”。

匆匆,但紧张有序。

1月26日,一大早举行的“誓师大会”,静,庄重。

“冲锋在前,敢打必胜!”

大家肩并肩挤在一起,对着党旗、院旗宣誓的时候,徐艺纯还想象不出自己要面对什么。

去机场的路上,大家都在用手机搜索关于武汉的报道。

未知,忐忑。

1月26日22:30,飞机抵达武汉,坐大巴车入城的时候,她真正明白了“逆行者”的含义。内心真的有些害怕。大家也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1月27日,参加培训,入住驻地,分配疗区。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吉林省医疗队94名护士,分管100张床。

分组轮班,每班在岗时间6小时。

冬季的武汉,室内温度0-3度,这让大家更加想念家的温暖。

为了保暖+防护,大家要穿毛衣+病号服+隔离衣+防护衣,此外还有帽子、口罩、手套、护目镜、鞋套等。防护衣的医用物资紧张,确保不污染内部医务的情况下脱穿防护服等又十分耗时费力,于是,尽量不吃不喝的情况下,还要用纸尿裤来帮助解决生理需求。

武装成一只大白熊,不动就挺累。

可徐艺纯他们几乎每天都是“脚不沾地”。

除了正常的打针、吃药、监测等护理工作,重症患者生活不能自理,护士们还要随时看住他们的吸氧面罩、关心他们的情绪,喂饭、按摩、接尿……

她们承担起了远远超过本职工作范畴的所有重担。

在新冠肺炎重症病房里,她们就是患者的亲人。

工作的疲惫,还不算什么。对孩子的思念与愧疚,对疫情发展的未知,才是一位母亲最大的煎熬。

孩子在视频里用小胳膊抹眼泪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碎。

但一切的付出,却让徐艺纯觉得更加值得!

她在武汉一线,第一个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

2000多字,工整的字迹,印证了她对党和人民的深情。

随着工作的推进,患者陆续痊愈,出院。

“谢谢你们用生命保护我们!”

“以后,你们还会来吗?”

“我们好了,你们是不是就回东北老家了!”

徐艺纯说:“是啊,你们出院了,我们就失业了。”

有泪有汗,有哭有笑,有苦有甜。

坚守两个多月,徐艺纯随着医疗队凯旋。

回家!

终于能好好地抱一抱日思夜想的孩子。

又能够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疫情即将散去。

那是胜利的曙光。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吉大一院共派出7批214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参与重症救治、放舱医院建设、重症患者转运等工作,累计救治患者2200余人。

凭借精湛的技术、敬业的精神和团结的力量,这些白医天使、逆行英雄们,赢得了赞誉和尊重。

为什么

从武汉回来再次请缨去吉林?

“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新阶段。吉林省吉林市疫情防控工作升级。

吉大一院紧急组建的第九批支援医疗队中,有10个名字,让人那么熟悉。她们是曾参加支援武汉医疗队的10名护士。他们赴吉林市执行咽拭子采集工作。

徐艺纯,就是其中一员。

她觉得,作为重症医护工作者,一名青年党员,保卫自己的家乡义不容辞!

同时,咽拭子采集这个任务对她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她愿意继续尽自己的一份力。

话虽这样说,可她根本没敢告诉家里人。

武汉之行,家里人每天提心吊胆,心疼不已。这才回来没多久,家里人不想让她再走了。

徐艺纯说自己出差,就随队出发了。

后来,家人在新闻上看到了她。那时候,她人已经到了吉林市。

支援吉林市和武汉市感觉一样吗?

原本,对自己十年的重症护理经验,武汉一线摸爬滚打的经历,十分自信的徐艺纯,到了吉林市后才发现,想法大错特错。

在武汉和吉林工作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徐艺纯感觉,在吉林市的工作强度比在武汉的要大很多。

在武汉,工作场所固定,班次固定,工作时间也是固定的,所以在没有班的时候大家可以充分休息。

在吉林,医疗队的任务是做咽拭子采集工作,没有固定的排班,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每天24小时都在待命,精神高度紧张,体力也是考验。

由于疾控中心根据居民情况随时派紧急任务,每次都需要采集完才能下班,不分白天晚上,每天的工作场所都是不一样的。真正是“披星戴月”。

有时候到各个小区爬楼梯挨家挨户采集,有的时候是下村屯挨户采集,所以医疗队队员们平时都不敢睡觉。

5月27日,徐艺纯她们临时接到紧急任务,一直采集到后半夜3点多。

在这之前还有一次白天采了一天样,结果半夜11点多又接到紧急任务。

大部分时间都吃不上正餐,只能随便对付一口,还要格外注意卫生安全。

此外,她们都是在室外穿脱防护服。虽然天气转暖,但是春寒未消,前几天吉林一直下雨,气温很低。即便是雨天,她们也是在室外退防护服。气温较低,本来出了一身汗,防护服一脱,再喷上消毒液,特别冷。

我们不想当英雄

大家对医护人员好一点就行

时间飞逝,武汉的光阴渐行渐远。在紧张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连徐艺纯自己都在淡忘。

她说,我已经在监护室工作十年了,在科里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有些职业倦怠了,通过这次支援武汉的经历,觉得我们医护工作者,在这样浩大的疫情面前能够冲在前面,能作为其中的一份子,很光荣,武汉的那些患者对我们医护都特别好,更加觉得护士这个职业特别高尚。

很多细节都已经模糊了,但是这份执着与坚毅,牢牢地扎在心里。

所以再有需要的时候,依然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冲锋。

我们不想当英雄,救死扶伤是我们从心底里愿意做的事儿,我们也会一直做下去。

就是希望以后,大家都对医护好一点就行。

吉林市的疫情防控工作不断显现成效,徐艺纯以及所有像她一样的医护工作者,期待着:胜利!回家。

支援武汉市和吉林市的医护人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