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服热:0431-88782291

务线:0431-88783456

Email举报:jdyyjjjcb@126.com

电话举报:0431-88782312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驰援武汉医护手记(105)|​周娜娜:长夜终将尽 来日皆可期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20-02-24 00:00:00 编辑: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第五批援武汉医疗队队员、ICU科护理平台护士周娜娜

长夜终将尽 来日皆可期

2020年2月6日,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个特殊的日子,下夜班的我在20时58分接到了护士长的电话,“我明天要带你走,你能跟我走吗?”“是去武汉吗?我能去!”简短几句便挂下了电话,一时间五味杂陈,久久不能平静。激动与紧张之外更有担心,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爸爸妈妈,真不知如何开口,告诉他们这对于他们来说有些残忍的事实。前路漫漫,未来不知,我也害怕这一去真的会不复返,纵使担心,却不曾后悔。那一夜,注定无眠……

次日早晨起来无心收拾行装,几乎都是小伙伴们帮忙收拾的,因为我还在想着该怎么样跟爸爸妈妈说。思索良久,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视频电话,我跟妈妈说,“妈妈,我跟你说个事啊,我要去旅行了。”妈妈说,“这种特殊时期你要去哪啊?”“对啊,这种特殊时期,您说我能去哪里呢?当然是去武汉”。确信这个消息后,一向健谈的爸爸沉默了,妈妈还是强忍着,一再询问我的行李是否准备好,什么时候出发。我只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好多人一起去呢,我会保护好自己,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家。”整个视频中我都没正视妈妈,不知是不愿让妈妈看见哭的像个小孩子的我,还是我不敢看见眼里浸满泪水的妈妈。时至今日,想起那时,依然不禁泪流。

2月7日21时,飞机落地武汉,这座电视里那么美丽的城市,真的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都变得那么安静,安静的让人有些心疼。从来没想过人生中第一次来武汉会是以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方式。在过去的26年里,第一次觉得离国家大事这么近,从前都是看电视里军人保家卫国,而这次换我们来守护武汉,守护我们的家园。

第一次走进病房,一套洗手服,一件隔离衣,一件防护服,三层帽子,四层手套,这些压在我的身上,是有些沉,但这是沉甸甸的责任。看见这些患病的人,我并没有害怕,因为他们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是受害者,真的真的很想化身超人保护他们,帮助他们打败这可恶的病毒。

疫情肆虐的时间里,总有一些人被温暖着,总有一些感动在上演着。有一位很爱干净的大爷,由于病情较重必须卧床休息,生活不能自理,一次小便后,一不小心他弄脏了自己的手,大爷说“脏死哩!”语气中愤怒又很无奈,他很是嫌弃自己。我说:大爷你有湿巾吗?大爷摇摇头,随后我出去拿了一片消毒湿巾,边擦边说“大爷,我这可是消毒湿巾哦,无论多脏的东西都会被擦的干干净净的。”大爷听后连声说谢谢。老年人怕凉,我怕湿巾太凉,我又用热水投了毛巾给大爷擦脸擦手,大爷这次没有说话,我快要走出门去的时候,大爷说了一句“姑娘,辛苦你了,谢谢你!”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放心的睡吧,好好睡一觉。”大爷可能不知道他的一句“辛苦了!”让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肯定,在这个寒冷的黑夜里,我们都被彼此温暖着。

已经是驰援武汉的第15天,想回家吗?想,但不是现在。有一天一个患病的大娘问我,“姑娘,能吃惯这的饭吗?”我说“有点吃不惯,非常想吃东北的饭包,你们一定要早些好起来,这样我们就能早点回家吃到妈妈做的饭。”大娘说“会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啊,一切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疫情来袭,让很多原本轻而易举就可以实现的事都变得那么艰难。从前不觉得约上小伙伴去逛街有多难,不觉得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吐槽有多难,甚至不觉得拥抱有多难。而现在,一米是我们彼此最安全、最近却又最远的距离。待疫情过后,我想给我的战友们一个拥抱,告诉他们人生中这段“玩命”的日子里感谢有你陪我一起过;我想给爸爸妈妈一个拥抱,告诉他们我是你们的骄傲;想给家里如亲人般的小伙伴们一个拥抱,感谢前行的路上有你们支持我做我坚强的后盾……多想在平庸的生活中拥抱你们,因为那样的日子一定是家国无恙,国泰民安!当然,还想吃顿火锅,一定要聚众的那种才可以!

长夜终将尽,来日皆可期。让我们一起努力,为武汉,为中国共同按下这播放键,让疫情早些过去,我们早日回家。伙伴们,如若下次再见你,希望是在可以摘下口罩的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