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服热:0431-88782291

务线:0431-88783456

Email举报:jdyyjjjcb@126.com

电话举报:0431-88782312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壮丽70年•人物|热血赤诚吕美德:军医本色 不改初心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9-11-08 00:00:00 编辑:于姗姗

【编者按】2019年院庆70周年庆典上,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为神经内科饶明俐教授、肝胆胰外科谭毓铨教授、传染科吕美德教授、耳鼻喉科郭晓峰教授、血液科易永林教授、消化科迟宝荣教授6位前辈颁发了终身成就奖。继饶明俐教授、谭毓铨教授专访之后,本期一起来走近吕美德教授。

“我们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党我军培养的第一批正规的军医。”说起这话的时候,88岁的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传染科吕美德满脸自豪。虽然这已经成为一段过往,但“对党忠诚,为民谋福”的“军医本色”,不忘继承弘扬白求恩精神,却是他一生工作、生活的初心和坚守。

这位从医60余年,曾任原白求恩医科大学副校长、吉林省肝病研究所所长的资深名医,是一个时刻闲不住的人。88岁了,还在义诊现场顶着烈日细致耐心地为群众答疑解惑;87岁成“网红”,一年在线回复患者5000余人次;59岁时不向命运低头,对抗癌症坚守工作岗位;49岁敢于担当,为提高医院临床医疗、科研水平,引入全省首台头部CT机;36岁脚踩泥土下基层,响应国家政策扎根农村十余年……

德苑的暖阳:能为病人多做点事就多做点

2019年5月,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在长春德苑公园举行的义诊活动,出诊医生阵容相当“豪华”。其中,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成为了义诊活动现场不容忽视的“焦点”。一席整洁的白大衣,端坐在义诊台后,神情专注,解答细致,原来他并不是患者,而是义诊的医生,名叫吕美德。

很多人问过他:这个年纪了咋还这么折腾!可吕美德笑着说,义诊对他来说太平常了,又不只有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还不错,能为病人多做点事就多做点。”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作为一名老党员,吕美德的内心更是充满自豪和干劲十足。他说,党号召党员守初心、担使命,这就不能老坐在医院里,要走出去,到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

现在,吕美德一个月出6次门诊,4次在最忙碌的周一,2次在周五。行医年头多了,复诊的老患者很多,加上每天初诊的患者,一天有80100人问诊。这样一年下来,他至少为7000多名患者解决了实际问题。为了方便患者就诊,保证诊疗水平,风雨无阻,坚持提前1个小时开诊。

滴水穿石,积跬步而行千里,吕美德的行医之路上,数字总是能给人以惊喜……

另类的网红:一年回复5000条咨询信息

健康报移动健康研究院和好大夫在线联合发布的“2017年度好大夫排行榜”中,吕美德是吉林省唯一一位上榜的肝胆病专家,同时被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肝病医学部健康中国肝胆病防治行动办公室评为2017年度优秀全国肝胆病咨询专家。这些荣誉是吕美德“互联网+医疗”具体实践的成绩单,实至名归。

2013年开始,为患者义务提供网络咨询服务就成了吕美德的重要工作方式之一。通过手机,在网络上为患者答疑解惑。一年时间里,他手动给患者回复了5000多条信息,全年上网时间几百个小时,网站累计访问量400多万人次,平均每天访问量是4000多人次。

吕美德说,网络咨询不同于医院门诊,不能亲自查体和问诊。“我要把网络咨询这个抓手用好,让患者们求医问药有方向,有奔头。我努力坚持下去。”

网络咨询是简短的、遥远的,但吕美德对患者的心是火热的。有一次,吕美德的手机不慎丢失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还有那么多病人的信息没回呢!

而这一切,都是吕美德利用工作之余的碎片化时间“给自己加的班”。会诊、出诊、查房、参会,87岁的吕美德行程依然很满,但他仍然与时俱进地提高自己的各方面技能,出门随身带储存了不同素材的U盘,挤时间学习,闲暇时就拿出手机,耐心细致地和患者交流。

循循善诱,因为懂得所以珍视,吕美德的付出背后是对无数肝病患者和家庭的体恤……

不变的坚守:医疗、管理都要对党和国家负责

60年,吕美德不仅仅是一名传染科的医生,不仅仅在培养医学人才,还先后在科主任、院长以及白求恩医科大学副校长的管理岗位上努力工作。但无论多忙,他从不舍得扔下临床工作,这是他最初的选择,也是他医生的坚守。时至今日,他也常说:“医生,才是我最喜欢的称谓。”

1980年,49岁的吕美德在生活的磨砺中已经练就了过硬的医术、坚毅的品格。当他结束了十年的下乡生涯,回校后就担任了医院传染科的主任。“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干工作认真负责。这是组织最需要的。”吕美德说,传染科的医生不仅要有高超的业务能力,更要有正确的价值观、有坚固的政治意识,其他专科的病人可能是个体,但传染科的病人是群体。当传染科医生,不只是为病人负责,同时更要为国家负责,为社会负责。

三年后,吕美德担任院长。他说,文革之后,干部任用提倡“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他刚好符合这样的条件,有了这样的机遇。接过这么大一个摊子,当起了“领头羊”,让吕美德倍感压力。一方面,刚从基层医院回城不久,还需要重新去适应新变化、新情况和新问题;另一方面,医院在特殊历史时期受到了重创,可以说是“百废待举”。

一上任,吕美德在院党委领导下,先抓班子建设、抓职能部门建设。他说:让能干事肯干事、想为医院发展做更多工作的人有机会、有平台,从医生中选拔了一批人才,为医院组织建设打下基础,助力发展。随后他烧了三把火:一是“大棒政策”,打破医院周日放假的舒适区,推行周日门诊制度,更好地服务广大患者;二是“蜜糖政策”,重建职工浴池、托儿所、母婴室,晚上让食堂把饭送到病房,提高职工的福利待遇;三是“争议政策”,当时神经科诊疗水平的提高和研究生培养都迫切需要头部CT机,可是全吉林省都没有,医院也没有钱。吕美德创造性地使用了“集资”的方式,号召全院职工凑钱买了全省第一台头部CT机,一年后附带10%利息还给大家。患者受益了、职工拥护了,医院发展了,纪委也敏锐地注意到了,但是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这也显示了吕美德的过人胆识和气魄。

文革后,在全国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鼓舞下,1984年初,学校领导提出新建一所医院的设想,这是学校发展历史上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件大事。为了落实校党委决策部署,1989年6月成立了建设指挥部,吕美德担任指挥部总指挥、法人代表,他提出:“要以对学校负责、对国家卫生部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担当精神,按时保质做好建院工作。”在无资金、无土地、无设备,环节多、部门多、困难多,没经验、缺专业、少人员的情况下,吕美德带领团队分工协作、扎实苦干、攻坚克难。他自喻为像小学生学习一样,分阶段明确工作重点,制定具体工作日程,不断检查落实;也像年轻医生一样,边干边学,向有经验同志请教,群策群力,克服困难,完成任务。

工程建设期间,吕美德确诊为直肠癌,手术治疗期间,带病坚持工作。当时,指挥部还制定了工作人员守则,就不接受吃请及利用职权接受贿赂等约法三章,严于律己、自觉遵守,确保工程竣工后,严格删除不合理用费,清廉办事。

199410月,一所大型现代化的医院正式落成,这就是今天的中日联谊医院。卫生部高度评价工程建设情况:建设速度快、质量好、造价低。吕美德感慨地说:整整八年,把主要精力投入新医院的建设,任务得以顺利完成,没有辜负党的培养,为学校发展做了一点实事,感到欣慰。

1997年,吕美德从副校长位置退休后回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工作,他的足迹走遍了吉林省内的市县、乡镇,开展传染病、肝病筛查防治等工作。

2003年3月的一个下午,吕美德被同事请到吉大中心校区校医院,为一位发烧的女患者看病。经过检查、分析,结合当时国内疫情,吕美德给医院呼吸科打电话,“这个病人是‘非典’,你们要立刻重视起来。”这是吉林省第一例确诊的“非典”病例。随后,吕美德担任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非典”诊疗组组长,参与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直到取得胜利……

不忘初心,梅花香自苦寒来,经历过的苦痛促使吕美德蜕变成长……

芬芳的桃李:不断地补充、琢磨才能做好教学

吕美德说:“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一名医生,同时还是一名教师。要像我们的老师培养我们那样,立德树人,薪火传承。”

在他的从教生涯中,十分注重两点:一是严格落实教学要求;二是认真备课。吕美德说,这两样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站在讲台上,说什么不说什么?哪里能用一句话表达到位?重点、难点、要点是什么?学生可能会在哪里提问?当助教也好、当教师也好,都要充分准备,做到“心中有数”。

吕美德尤其注重与时俱进地从事教学工作,他说:时代在变,医学在发展和进步,所以讲课必须要不断地研究问题,把很多新东西补充进去,要不断地琢磨。教学相长是一种十分重要的积累和学习方式。

“什么叫为人师表,因为教学的对象是人,在平时的教学中树立一种好的道德品格,才能帮助学生在今后形成良好的医德医风。诚实、勤奋、多学、多思,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1967年,36岁的吕美德响应国家“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的“六·二六指示”精神,参加校院组织的巡回医疗队下乡。从城市到农村,生活、工作环境差异悬殊,但是对吕美德来说,“也相对广阔和自由。”

随着巡回医疗队每到一个县,直接送医送药为广大农民服务,并结合实际对当地的农村医生进行培训,这些大队赤脚医生们的水平提高了,成为农村最基层的医疗技术骨干。

苦中有乐,为平凡的生活注入不凡的动力。吕美德的爱洒在了东北广袤的土地上,为第二故乡奋斗一生,坚守他当初年少的选择……

心安即吾乡:扬州才子求学之梦开始的地方

那是1931年的12月,江苏扬州这座千年古城、历史名都沉浸在冬的静谧里。一个普通家庭却因为一个小男孩的诞生而异常温暖喜庆,他就是吕美德。

吕美德的父母做一些小买卖勉强维持生计。但是当时正值社会动荡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从虎视眈眈到无耻侵略,国家、民族、个人的未来都显得十分模糊。

但从小,父母就教育吕美德:“要掌握一门技术。”懂事的他明白一点:要认真刻苦地学习,这是唯一的出路。当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观念,吕美德的心里也深以为然:学技术、有饭吃!

少年的吕美德在扬州,接受的都是日伪奴化和国民党反动的宣传教育,直到1949年家乡解放时,他第一次接触到了解放军。“我们看到,解放军和国民党政府宣传的不太一样啊,问寒问暖,平等待人。他们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老百姓其实是很好的。”吕美德说,新旧认识的差异在他的头脑中产生了巨大的冲击。那一首“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时刻萦绕在他的耳畔心头。

这个时候,也恰恰处于他要选择未来之路的关键点上,一方面考虑到不能再为家里经济添负担了,一方面又想实现自己“学技术”的愿望,吕美德就毅然选择了参军入学,当一名军医。

就这样,他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考试,于1950年初冬来到了寒冷但让他充满期待的祖国东北,来到了位于吉林省长春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军医大学。

“长春真冷啊!那时候比现在还冷呢!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北方,来到长春,非常不习惯,有的同学鼻子被冻坏了。”吕美德回忆道。

吃的是“大苞米”,穿的是厚厚的棉裤和“大傻鞋”,住的也十分简陋……这与他有些怀念美丽的扬州。但同期的同学全是非常有素质的高中生,生活的融洽让吕美德弥补了思乡的苦闷。假期他没有回家探亲,参加了抗洪救灾、支援农村生产劳动等活动。

这里是一个大熔炉,要淬炼才能重生。吕美德和同学们先接受了一个多月深刻的思想教育。“那时候讲中国共产党为了谁,依靠谁,就是在讲初心、讲使命。帮助我们这些未来的军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坚定为党、国家和人民奉献的志向。”吕美德在这段严格的组织生活中,明确了日后的奋斗方向,教会了吕美德如何做人、如何做事。

1953年元旦的晚会上,吕美德是唯一一个正式获批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国共青团前身)的学生。他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激动的心情,他说:“当年入团、入党都十分严格,没立过功、没受过奖是没有机会的。”

从那以后,吕美德先后担任了学习班长、政治课代表、团支委等,默默地发挥着自己的作用。1956年3月,吕美德还没毕业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是中国共产党给我指引了一条人生的光明大道,教会了我安身立命的医学技术,指导我用这个技术为人民服务,为党和国家做贡献。那时候人们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吕美德。”

吕美德对党和白求恩医科大学感情深厚。他记得,1950年11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长春成为了重要的后方阵地,战争的残酷吓得很多人闻风丧胆,偷偷逃跑。白求恩医科大学组建了“老一队”“老二队”等医护人员上前线开展救援,而吕美德他们这一批“新中国成立后我党我军培养的第一批正规军医”组建的“老三队”,作为重点保护的储备力量留守长春。

“当时上级把我们这些毕业生当‘宝贝’啊!”吕美德评价,“这种环境培养出的医生,能经受住各种考验。虽然最终也没有上一线,但是我们时刻准备着,这种保家卫国的决心至今都很坚决。”

毕业后,吕美德被分配到医院传染科工作。当时接触的病人很多是患了血吸虫病、肺结核病等的解放军干部、战士,这都是他们为了建立新中国在战争年代积劳成疾的结果。吕美德说,解放军老干部和年轻医生之间像一家人一样,解放军高贵的品格、对战场情况的讲述,都让年轻医生深受熏陶和教育。

1957年,刚工作的吕美德就赶上了严重的“大流感”,站到了流感防治工作一线。“这场流感的明显症状是发烧,一般都在39℃以上,死亡率也比‘甲流’高。当时病人多,床位都占满了,没有隔离措施,很多人都被感染了。”吕美德就是其中一位,足足病了一星期。病好后,他又立刻投入战斗……

几十载光阴弹指一挥间,吕美德的头发全白了,走路也没有那么快了,眼睛和牙齿没有那么好了……但在他的患者面前,他依然是那个精力充沛、热情服务的好医生;在他的学生眼里,他依然是那个能让自己思想敏捷、善于助人的好老师。不忘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初心,牢记的是救死扶伤的使命,吕美德用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认真、严谨、坚定铭记之、践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