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服热:0431-88782291

务线:0431-88783456

Email举报:jdyyjjjcb@126.com

电话举报:0431-88782312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一家三口吃蘑菇中毒,10岁的儿子严重肝衰竭危在旦夕,母亲捐肝为儿“续命”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9-09-19 00:00:00 编辑:

【消息来源:长春晚报】10岁小军的母亲上山采蘑菇,一家人吃完后,都不同程度出现呕吐、腹泻,小军除了严重的呕吐与腹泻,还出现急性肝衰竭。危急时刻,小军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是肝脏移植。9月6日,就在小军命悬一线的时候,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肝胆胰外一科迅速展开急救,经过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手术,小军转危为安。据悉,这是我省首例毒蕈中毒急性肝衰竭肝移植手术。

医护人员全力以赴创造生命奇迹。

蛋黄菇“撂倒”一家人孩子更是命悬一线

说起这场吉林省首例毒蕈中毒急性肝衰竭肝移植手术,还要从8月30日说起。那天,家住辽源市东辽县安石镇的姜桂芬跟邻居到山上去采蘑菇。“邻居都说那蘑菇好吃,我就跟着采了一大桶。”7日20时许,肝脏移植手术前,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肝胆胰外一科、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病房内,姜桂芬躺在病床上后悔不已地说。那天,正好是周五,趁着孩子上学,她采完蘑菇就回家洗、焯水一顿忙乎。想着第二天休息,也让爱人和孩子尝尝自己亲手采的“野”味。

次日一早,姜桂芬就做好了一盘蘑菇炒土豆片,一家人吃的还不错。“我做饭就喜欢多做点。”姜桂芬告诉记者,那天也不例外,蘑菇炒土豆片也多弄了一盘。早上吃完饭,儿子就写作业跟小朋友玩,中午时,小军就嚷着肚子饿。想着还有一盘蘑菇炒土豆片,她就给孩子热了一下。“这孩子吃得可香了。”说完,姜桂芬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让姜桂芬没有想到的是,下午一家人陆续出现呕吐、腹泻情况,由于丈夫吃的最少,腹泻几次后吃了点药就见好转,姜桂芬自己打了针才得以缓解。唯独小军,不仅呕吐、腹泻,更糟糕的是还出现昏迷等情况。看见孩子情况不对,当地医院马上就建议转院治疗。很快孩子被送到我市一家医院,住院期间,小军出现的肝衰竭情况并给予血浆置换等治疗,但效果却不明显。

命悬一线,小军被立即转到吉大一院小儿ICU科。此时,小军已经因为食物中毒引起急性肝衰竭并造成肝性脑病出现。6日17时,小军在吉大一院小儿ICU科接受血液净化治疗。记者了解到,面对小军出现的肝衰竭情况,通常的血液净化治疗已经起不到根治作用,面对病情还有恶化的可能,小军唯一的希望就是肝脏移植。然而,凭借无偿捐献提供肝源,对于小军来说根本等不了。为此,小军的父母就成了最佳的捐肝人选。

曾经失去三个孩子她不能再失去儿子

“配型成功后,知道能捐肝救孩子,我马上就同意了。”36岁的姜桂芬含着泪说。短暂的停顿后,她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俩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不仅一波三折,更是经历了三次的痛苦和伤心。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姜桂芬也像别的准妈妈一样,幸福、快乐的期待小生命的到来。然而,怀孕到7个月的时候,腹中的胎儿没了心跳。第二次怀孕,夫妻俩等到了胎儿足月的日子,可没想到,等孩子出生后因疾病夭折。第三次怀孕到6个月的时候,再次出现胎停。

就在夫妻俩悲伤与绝望时,小军到来了。面对这第四次怀孕,夫妻俩不仅胆颤心惊地面对,更是不敢有半点闪失。各项孕期检查都不敢掉以轻心。就这样,在怀孕到6个月的时候,姜桂芬还是因为意外得了流感来到吉大一院住院。幸运的是小军顺利地降生了。“这孩子要的可不容易了。”姜桂芬回忆说。然而,刚刚开学一周多的小军却遭遇了这样意外。

记者了解到,就在小军紧急转院到吉大一院小儿ICU科治疗的时候,她最怕的就是探视。“我不敢看孩子,看他身上插那么多管子,我受不了……”面对妻子的自责,身为丈夫的武景财也心疼地说:“她现在比谁都难受,谁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原来,这些天来,中毒最轻的武景财不仅要照顾妻子,还要四处张罗借钱。“已经花了10多万元了,现在连借钱都没地方借了。”武景财说。眼下治疗费用也已经成了一家人最大的难题。

他们一家人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种地和家里养的两头牛。如今孩子住院治疗,不仅花光所有积蓄,而且还借了七八万的外债。为了能度过眼前的苦难,也不得不借助网络筹款平台,但捐款的数额远远不够。“我知道肝移植需要很多钱,可为了儿子能活下去,我必须这么做,下半辈子我就还债,一定能还上。”武景财告诉记者,当医生告诉他们只有肝脏移植能救孩子的时候,他和妻子马上就同意了,然而由于他自己有脂肪肝,想要靠减肥达到指标合格,但小军的病情却不能给他减肥的时间,幸运的是,妻子的肝脏符合要求,为了孩子,姜桂芬马上就答应捐自己的肝脏给儿子。“放心吧,我没事,我不紧张。”为了让丈夫放心,姜桂芬说。

医护人员放弃个人的一切事儿飞奔回医院

“孩子的肝衰竭已无法逆转,肝脏失去了全部功能,如果再不做肝移植手术,生命很可能很快结束。”就在姜桂芬准备被推进手术室前,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副院长、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首席肝脏移植专家吕国悦教授带领助手再次来到该院小儿ICU科,进行术前访视。

记者在小儿ICU科病房看到,小军身边布满各种仪器,在呼吸机的辅助下,小军依旧在进行着术前治疗。“年年都有因为食用野生菌类中毒的事情发生,而每次发生意外的时候,孩子都是最大的受害者,面对这样的悲剧真的不希望再发生了。”看着病床上的小军,吉大一院小儿ICU科主治医师杨春凤心疼地说。记者了解到,杨春凤主治医师本来是白班,当日20时许,她原本应该早早下班回到家陪伴家人,可知道小军晚上有手术,她没有回家而是继续时刻关注小军的各项身体指标。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通常肝脏移植的时候,不仅需要严格的身体指标检查,亲源之间的肝脏捐献也将通过正常程序受理。然而,小军的身体情况却不允许有太多的等待,时间每过一秒钟、一分钟都将给孩子带来致命的伤害。为了能尽快进行检查和处理捐肝手续,吉大一院相关科室不仅放弃周末休息,外出开会、学习的医生也提前回来连夜进行活体肝移植术前评估,另一方面,吉林省卫健委相关部门更是给予审批绿色通道,用最短的准备时间实现肝脏移植手术前的一切准备。就在采访的时候,记者知道,吕国悦教授也是提前结束在大连召开的第一届环渤海器官移植论坛会议赶回来,带领专家组、麻醉医生及护理人员,紧急筹划、会诊、分析、预案,制订详细的手术方案。

12个小时完成吉林省首例毒蕈中毒急性肝衰竭肝移植手术

7日20时,记者也跟随医生们换上手术服走进第一手术室,见证这一场极速生死营救。姜桂芬和儿子小军被一前一后分别推进手术室,吕国悦带领团队也分成两组,分别为二人做术前准备。20时30分,随着手术的正式开始,经过游离肝脏、供肝获取、供肝修整,凌晨一时许,在确保剩下的肝脏够小军妈妈使用的前提下,移植团队将姜桂芬的3/5右半肝不带肝中静脉肝脏取下完成手术。当日22时30分,另一组团队专家们也正在紧急有序地将病肝游离,做植入前最后准备。整台手术也在病肝切除、供肝植入等程序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切准备就绪后,显微镜下,吕国悦教授也将切下来的宝贵右半肝小心地植入小军的肝区。随着手术的进行,记者也用镜头记录下医生们工作中的样子。他们或是密切观察着仪器,或是精准的手术、或是埋头一动不动地在显微镜下进行着血管吻合……

医护人员全力以赴创造生命奇迹。

“这场手术的成功真的很不容易,这是肝移植团队近70名医护人员奋战12个小时的结果,希望小患者能早日康复,不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8日10时许,随着手术的结束,吕国悦教授也激动地这样说。面对这场换肝手术,吕教授告诉记者,小军的病情恶化程度不得不让他们做出快速行动。面对手术,怎么保证供体安全也成了这场手术的关键。为此,在切除供肝的时候,他们采用了不含肝中静脉的右半肝的方式,这样,不仅不会破坏供肝的正常运转,所切下的肝脏也完全够受体身体运转。

准确的术前判断和评估得到印证,很快,植入小军体内的肝脏慢慢呈现鲜红色,团队继续对植入的肝脏所有的动脉、门静脉、肝静脉和胆道四大管道进行吻合、缝合。手术也正朝着理想状态发展。次日10时许,经过整整12小时的手术全程,吕国悦教授带领肝移植团队以及全院10余个科室,计70余名医护人员努力下,克服患者术中低血压、胆管变异等困难,成功完成右半肝不带肝中静脉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这次手术不仅是东北地区首例右半肝供肝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更是吉林省首例毒蕈中毒急性肝衰竭肝移植手术。这场手术对于该院肝移植发展历史上也具有里程碑意义,通过手术的成功,也再次证明该院肝移植中心团队有能力和实力完成几乎所有类型的肝脏移植手术。

如今,小军也已经返回该院小儿ICU科继续监护治疗,而其母亲也在8日凌晨一时,捐肝手术成功后已经返回肝胆胰外一科监护病房,记者发稿时候,姜桂芬已经苏醒,生命体征平稳,各项指标良好,恢复顺利的话,一周后预计能出院。记者了解到,人的肝脏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供体可用剩余肝脏正常生活,这次换肝手术后,姜桂芬也将通过剩余的左半肝不断增生变大,保证剩余肝脏功能正常。对于原发病是良性终末期肝病患者移植术后,1年、3年、5年的生存率分别达到92%、86%、80%甚至更高。

避免悲剧发生不采、不吃野生蘑菇

采访中,记者从吉大一院小儿ICU科获悉,每年这个季节,该科都能收治蘑菇中毒的患者,其中绝大部分都表示吃了蛋黄菇。在中毒的患者中,幸运的中毒程度不深,通过治疗能脱离危险。然而,还有一些人却没那么幸运失去生命。针对蛋黄菇中毒的事情,记者与吉林省12316新农村热线食用菌专家联系得知,蛋黄菇本身没有毒,中毒者一定是把类似的菌类跟蛋黄菇混淆。例如与蛋黄菇非常接近的一种剧毒鹅膏叫芥黄鹅膏或黄盖鹅膏,这两种菌专业人士有时靠显微镜才能辨别。由于这类相似的菌类自身带毒,误食后很容易造成中毒。

据介绍,蛋黄菇学名金钱菌,又称毛柄小火菇、构菌、朴菇、冬菇、朴菰 、冻菌、金菇、智力菇等,属伞菌目白蘑科,为菌藻地衣类,具有很高的药用食疗作用,在我省长白山一带较多。如果食用这类菌类后,中毒轻微者进行解毒治疗后会好转,严重者会造成肝脏损伤引起肝衰竭或凝血功能障碍,危及生命。“吃了野生蘑菇引起中毒后存在半个小时到4个小时的潜伏期。如果在食用了野生蘑菇等菌类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应立即到正规医院救治,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催吐,千万不能拖延,否则可能坐失最佳治疗时机,引起昏迷乃至死亡等严重后果。”吉大一院小儿ICU科主治医师杨春凤提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