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一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院快讯

献礼医师节·白求恩式名医、名师|神经内科冯加纯: 面冷心慈诚铸医旅师魂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8-08-17 00:00:00 编辑:

文/党办医文社记者 宁超(神经内科)

【序】2018年,吉林大学第四届“白求恩名医”获奖者名单揭晓,我院5名医生获此殊荣。同时,还有5位医生入选吉林大学第二届“白求恩名师”。其中,冯加纯教授兼获两项荣誉,首届中国医师节来临之际,让我们一同走近他的世界……

盛夏的热浪灼烧着人心,早晨不到7点钟,吉大一院神经内科门诊走廊里已经挤满了人。像往常一样,还没到上班时间,医生已经开诊了。

这时,诊室传出富有威严而又坚定的声音:“指标都正常,你没病,回家多锻炼,少打麻将,好好休息。赶紧回去吧,还有这么多患者呢,下一位!” 50多岁的女性患者一脸不解地抱怨:这医生,也不给做检查,也不给开药,一脸冷冰冰。“妈,确诊没病,还给咱省钱省时间,划算啊。”听女儿这么一说,她才明白医生的用意。

“真要住院啊?”一位从内蒙古远道而来的农民大爷从诊室出来嘟囔着。一位年轻的导引医生紧跟着出来叮嘱:大爷,教授说您这是脑水肿导致的高颅压,不小心用力时会有危险的。教授担心床位紧张耽误治疗,特意协调给您优先排床了,赶紧去吧。大爷的儿子一边扶着老父亲,一边一脸感激地连声道谢。

“要把医疗资源用在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地方。”这是诊室中这位医生最朴素的行医之道。严守医德,不该开的检查一律不开,对危急的困难患者提供及时的医疗支持,或许有误解与抱怨,但他从未因此而偏离航线,从未在社会的大潮中迷失自己,始终坚守着最初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始终以白求恩式医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此,他从不怕被误解,全心为患者着想,一张冰冷脸,一颗火热心。他,就是著名神经内科学家饶明俐教授的高徒、我院神经内科冯加纯教授。

学医救亲,开启行医之旅

1959年至1961年,是中国历史上的“三年困难时期”,由于粮食和副食品短缺,人们的生活非常艰难。就在1959年春寒料峭的2月,冯加纯出生在长春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中,这让已经有4个孩子的家喜忧参半。饥贫交加,但胜在亲情无价,他的童年如白驹过隙,唯一的记忆,便是挣扎着成长。物质上的贫瘠无法限制冯加纯对知识的渴望,他自幼喜爱看历史和地理题材的书籍,精神世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小学期间,品学兼优的冯加纯曾任班长、学习委员、校宣传队队长、校红小兵团副团长,读中学时还担任俄语课代表和副班长。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尚且年幼的冯加纯并未能够完整地接受义务教育的课程,大部分金子一般的时光都荒废了,但这段难忘的经历,同时也浇筑成了他心中对知识的渴求,他比别人更紧迫、更焦虑地去汲取一切知识。

1966年,冯加纯上小学,恰逢特殊历史时期,他和同时代的很多人一样,没有机会受到规范系统的教育,十分渴望进入大学殿堂。1977年恢复高考,冯加纯的内心点燃了一团火,他要读书,要考大学,要闯出一片不一样的天地。当时,他的哥哥身患疾病,在当时就医环境下,哥哥得不到有效的治疗。眼看着亲人忍受病痛的折磨,冯加纯痛在心头,也立下了宏志:学医!

没有书本、没有考纲、没有参考资料,复习难度极大。加上招生名额有限,报考人数众多,第一年考试,冯加纯落榜了。但这丝毫没有让他气馁。1978年他顺利通过了全国统一高考,被当时的医学名校白求恩医科大学医学系录取。在这里的5年时光,冯加纯倍感珍惜,分秒必争,求知若渴。在这里,他依然贫穷,但他也从此开始富有,白求恩医科大学,为他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庄严神圣的医学知识大门。

师从名师,傲立学科潮头

1983年,冯加纯从白求恩医科大学毕业后,在当时的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三临床医学院(现在的中日联谊医院)内科轮转。一年后,由于学校建立综合性临床医院需要,医院决定成立神经内科。冯加纯便参与了很多新科室的筹建工作。此后,在建设神经内科的三年中亲手制作很多脑标本、开展并制作了囊虫病间接血清凝集实验诊断试剂、在国内率先购买血浆交换机,第一次给重症肌无力患者成功使用。

1987年,冯加纯考入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神经内科攻读硕士研究生学历,师从饶明俐教授。由于学习成绩优异,工作态度踏实,三年后毕业留到了这里工作。他又考取了博士研究生,先是师从我国著名的神经病学家、神经病理学家、临床医学教育家刘多三教授,后由于刘教授不幸辞世,又师从饶明俐教授。在两位恩师的带领下,不断刻苦努力,由一名年青医生晋升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业至今,冯加纯先后在科室担任过12年的科室副主任、4年的科主任,为科室的改革与发展贡献了全部力量。

冯加纯所研究的课题为饶明俐教授获得的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资助的《迟发型神经元损伤病理改变与生化改变的对比研究》,并获得了卫生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来他在加拿大萨斯卡秋温大学神经精神研究所留学时再次得到证实了研究观点,上述研究在国内属于领先,这些工作经历为他在临床与科研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临床工作中获得多项医疗成果奖,发现过许多少见的临床综合症,例如:心脏囊虫病、Melkerson综合症、桥臂综合症、脑内毛细血管扩张症、LBSL、危重症性神经肌病、卟啉病、POEMS等。在饶明俐教授的指导下,牵头最早在省内开展了静脉溶栓,为科室脑血管病超早期治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他是多次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获得者,得了几百万经费的资助,目前已发表论文200多篇,获得中华医学科技奖及省科技进步奖多项。

至今,59岁的冯加纯已经是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功能神经疾病中心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常务委员兼眩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卒中学会理事兼血管性认识障碍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眩晕联盟副主席兼吉林省执行主席、中国卒中学会神经免疫专业委员会常委、吉林省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主任委员。兼任《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副主编,等专业期刊编委。现已任三届吉林省政治协商会议文化教育卫生委员会委员及第十二届吉林省政协委员。目前兼任国家和吉林省及长春市医疗事故鉴定专家。

言传身教,潜心培桃育李
  从医开始,冯加纯就担任了很多教学任务,长期承担七年制教学任务,并兼任七年制教学组组长。教学范围从课间实习、毕业实习,到250人的大课授课、500余人的全国统考应试辅导,教学任务由单纯临床医学系扩大到临床医学、儿科学、环境医学等专业的神经内科教学。他始终言传身教,倾注心血,任劳任怨。

冯加纯认为,教学医院就应该以教学为重点,以教学为主流工作,如果教学工作搞不上去,将愧对教学医院这个名字。因此,他对教学工作精益求精,从备课、做课件、课堂演示、课后辅导以及课间实习等,均做到认真准备、认真对待。准确但不失生动,严肃但不失幽默,他将枯燥刻板的神经病学编成了一段段故事,各个晦涩难记的医学名词在他的课程中也变成了一个个顽皮的孩子,令学生们望而生畏的神经病学总论,在他的讲解下,丝丝入扣,引人入胜,希望在学习阶段尽最大可能地激发他们的潜能。他的课出了名的严,却非常具有吸引力,每次的上课满意度调查成绩都是100%。能走入他的门下,都是当时报考神经科学子中的佼佼者。

冯加纯常说,刘多三教授和饶明俐教授两位名师对他的一生影响深远。跟随刘教授学习期间,他经常在夜里值班中接到刘教授的问讯电话,关心危重症患者的情况,在患者有突发或紧急情况时,经常赶过来救治。饶明俐教授即使在白求恩医科大学任副校长期间,认真负责地为他修改毕业论文,经常是晚上下班回家,边做饭边和他修改,每次都修改到凌晨。在刘多三教授和饶明俐教授的培养下,他学到最多的就是踏实认真、有责任的品质,这也是他带学生时,对其最基本的要求。每次,他见新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对学生要求可严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严格,既是一种约束,也是一种提醒,更是一种关切。至今,冯加纯仍然保持着一丝不苟的习惯和作风,从研究生报考到临床技能培养、课题选择及毕业论文,每个环节他都严格把关。研究生入学后,他经常给他们布置作业,让学生定期汇报学习心得,经常组织学生进行科研讨论会,一起讨论科研课题,为学生指导科研思路,即使他现在的全国学术领域有了一定影响,也从不闭门造车,主动寻找新方法、新途径,以身作则地带动学生与时俱进,开拓视野,攀登高峰。他所带的学生,留校工作的医生都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获得者,为医院发展和科室建设注入了不竭动力。尤其是2018年,全科共获得青年自然基金项目3人,均师从过冯加纯。

从事教学工作已经35年,冯加纯多次被评为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优秀教师、优秀研究生指导教师、吉林大学“三育人”先进个人等。主编、主审和主译主审《神经病学》相关教材4部,参编多部教材和专著的撰写工作。35年来的教学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教学差错和事故,教学态度十分严禁,所带领的七年制教学组被评为优秀教研室,科室被评为吉林省优秀教学团队和国家级精品课程。

师恩似海,平日剑口佛心

在冯加纯身边久了,学生们对他的敬重变成了一种依赖,他像一棵为孩子们遮风避雨的大树,时刻把学生们的成长成才放在心头。他黑着脸、吹胡子、瞪眼睛的背后,是一颗爱生如子的拳拳赤心。

无论是在读的学生还是毕业的学生,在他们的人生遇到重要转折时,都会向冯加纯请教,他也会给予他们无私的关怀和帮助。有一次,一位新来的保洁阿姨晚上8点多看到冯加纯办公室的灯亮着,以为冯加纯又加班。却发现是他的学生,患了气胸,住在办公室没有回去。冯加纯得知消息后,赶紧找专家帮忙看诊治疗,紧要关头送到胸外科进行手术。为了节省学生住院以及陪护的费用负担,冯加纯的学生转流陪护,最后顺利康复,一切细心周到的安排和关照,让身在异地他乡的学生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

学生们都说,工作学习做不好,会害怕见老师,但有困难了第一想到的就是老师。虽然他严厉,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骂着你,但一定尽全力去帮你。为此,学生们特别贴地给老师送了一幅书法:虎啸龙吟!其未曾明说的意义为“虎为百兽尊,谁敢初期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在学习生活当中,老师早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而学生,也将老师视为自己严父。

冯加纯的学生群体,被大家自称为“冯家军”,毕业和现读的学生已经有100多人。冯加纯经常在微信群里发科研学术信息给大家,经常进行病例讨论和会诊,指导学生们工作和学习。这里像家一样,谁有困难在群里说,大家看到都会帮助解决。大家最常问的话就是:“老师,这次在哈尔滨的学术会,您来不来?我去接您。”“老师,这次国家级神经病学会议您来吗?您有时间我去找您……”冯加纯十分珍惜这份师生情谊,总会在忙碌的工作中安排出时间,与学生们小聚,聊聊家常,谈天说地,师生亲如一家。

保持本色,始终不忘初心

冯加纯说:干一行就爱一干,踏实认真的干好。荣誉、成绩,对他来说都只是沿途的风景,而脚下的路还很长,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多年来,他对党忠诚,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经常深入基层,讲学、义诊。连续被吉林省医学会及医师学会评为优秀主委。

“我所做的,就是尽到一名医生的职责。如果说有什么独特之处,那就是专注和认真。这也是老一辈神经科人激励我、给予我的教导。”

工作、科研、教学之余,冯加纯的闲暇时光虽少,却非常丰富。他爱摄影、爱读书、爱旅游,喜欢返璞归真的生活,闲暇时喜欢养花、种地。

新一天的朝阳还没来得及显现出盛夏火辣的威力,冯加纯已经坐在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查阅学习资料、处理临床问题,时而眉头紧锁,时而会心一笑。这样的他,30多年如一日,还将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如既往,书写心中悬壶济世的篇章。